您所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環境新聞
汙染影響健康風險大小怎麽判斷?
發布時間:2014-11-21    點擊數:4958    作者:江蘇潤環
◆本報記者郭薇

松花江硝基苯汙染事件,廣西柳州龍江镉汙染事件,陝西鳳翔、河南濟源、湖南武岡等地血鉛事件……近年來,環境汙染事件頻發,給人民群衆健康造成威脅。對環境汙染導致的健康風險進行管控日益迫切,亟待開展環境健康風險評估,判斷汙染事件對健康影響的風險大小。

那麽,目前開展環境健康風險評估存在哪些困難?如何加快推進?對此,記者日前采訪了多年從事環境與健康工作的環境保護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副所長于雲江研究員。

作用

可爲環境汙染事件的人群健康風險控制與管理提供技術支撐;爲化學品風險管理提供理論和方法;爲制訂基于保護人群健康的相關基准、標准提供科學支撐。

中國環境報:現階段國家爲何強調開展環境健康風險評估工作?這項工作對環境保護將産生什麽影響?

于雲江: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第三十九條明確規定:“國家建立、健全環境與健康監測、調查和風險評估制度”;《國家環境保護“十二五”環境與健康工作規劃》等相關規劃中也提出,環保部門應加強環境與健康風險管理,努力將汙染物健康風險控制在可接受水平。

環境健康風險評估是進行環境健康風險管理的基礎,主要是通過危害識別、劑量與效應關系評價、暴露評價和風險表征等步驟的分析研究,判斷環境汙染可能造成的健康危害程度。

我國的環境管理正處于從總量控制向質量管理和風險防範過渡階段,將環境健康風險管理納入環境管理體系,體現了以人爲本的環境管理理念,有助于支撐我國環境保護事業可持續發展。

中國環境報:具體來講,開展風險評估對強化環境健康管理、減少環境汙染對人體健康影響到底能發揮怎樣的作用?

于雲江:環境健康風險評估的作用主要體現在3個方面:

首先,可爲環境汙染事件的人群健康風險控制與管理提供技術支撐。一方面,爲處理環境汙染事件造成的健康影響糾紛提供判定依據,爲鑒定健康損害程度、確定賠償程序和範圍、逐步建立和完善環境汙染健康損害賠償制度提供技術支持。另一方面,對環境汙染事件導致的健康損害給予及時有效的幹預,可防止風險和損害擴大,降低損害負擔,切實維護受害人的生命健康權益。

其次,可爲化學品風險管理提供理論和方法。化學品汙染是損害群衆健康的突出問題之一,通過環境健康風險評估確定健康風險值大小,可對化學品進行風險分級和排序,有助于突出重點防控化學品、控制特征汙染物排放,防範化學品導致的環境和健康風險。同時,還可優先淘汰具有持久性、高生物累積性、致畸致癌致突變等健康危害的化學品,防範對人體健康影響較大的化學物質進入環境,從而引導化學品的開發和生産朝著對環境友好、對人體健康安全的方向發展。

第三,可爲制訂基于保護人群健康的相關基准、標准提供科學支撐。健康風險評估是制定環境基准的基礎技術之一,環境介質(水、土壤等)特征汙染物基准值的推導方法都與風險評估理論密切相關。自上世紀60年代起,美國等發達國家就開始了環境基准的長期系統研究,其中人體健康水質基准的推導主要基于健康風險評估理論和方法。我國2014年頒布的《汙染場地風險評估技術導則》也提出,汙染場地的土壤和地下水風險控制值的確定,要通過評估汙染場地人體健康風險,計算汙染物的致癌效應和非致癌效應得到。

進展

重點流域、區域的健康風險調查取得積極進展;開展了大量重點行業、重點汙染物的健康風險評估工作;積累了環境健康風險評估的技術方法。

中國環境報:環境健康風險評估既然這麽重要,我國此前是否已經在推進這項工作?有哪些進展?

于雲江:是的。近年來,我國在推進環境汙染的健康風險評估工作方面已取得了多方面的進展。

健康專項調查等工作,爲掌握我國環境汙染與人群健康狀況儲備了不少基礎信息。特別是正在開展的“全國重點地區環境與健康專項調查”,目前已完成了8個點位的試點調查和20個省27個點位預調查工作,通過汙染源調查、環境質量調查、暴露調查及人群健康調查等,獲得了大量我國開展環境健康風險評價工作的必要信息。

二是開展了大量重點行業、重點汙染物的健康風險評估工作。近年來,我國環境工作者以科研項目爲依托,開展了我國主要大氣汙染物的健康風險評估,重金屬汙染與健康影響調查,城市固體廢物焚燒大氣汙染風險評價和POPs、環境激素類汙染物的風險評價等工作,發布和出版了《國家汙染物環境健康風險名錄》、《多環芳烴汙染的人體暴露和健康風險評價方法》等系列成果,爲揭示環境汙染與人體健康的關系,以及篩選和評估我國環境汙染控制的重點區域與行業提供了科學依據。

三是積累了環境健康風險評估的技術方法。近年來,我國環境管理部門和有關科研工作者相繼出版了如《環境汙染的健康風險評估與管理技術》、《環境汙染與健康特征識別技術與評估方法》和《國內外化學汙染物環境與健康風險排序比較研究》等一系列著作,《中國人群暴露參數手冊(成人卷)》、《中國人群環境暴露行爲模式研究報告(成人卷)》也已經發布,這些都爲我國今後開展健康風險評估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困難

環境健康問題底數不清、基礎數據缺乏;缺少總體風險評估框架的指引和重點行業評估技術方法的支撐;缺少系統的環境健康風險管理法規體系;缺乏環境健康風險評估專業隊伍。

中國環境報:剛才您談到了取得的成果,那麽,在推進這項工作的過程中,有什麽樣的困難?

于雲江:遇到的困難很多。首先,我國環境健康工作存在底數不清、基礎數據缺乏的問題。我國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就未再開展全國性或區域大規模環境與健康調查工作,基礎性、連續性的調查和監測也未能納入常規工作。由于基礎調查不足和基礎數據缺乏,我國環境汙染導致人群損害的地區分布、健康損害程度和趨勢演變等情況底數不清,使環境汙染健康風險評估工作難以開展。

其次,在環境健康風險評估技術方面缺乏總體風險評估框架的指引和重點行業評估技術方法的支撐。這也導致我國環境與健康風險評估相關標准、規範及技術管理文件的制定工作嚴重滯後,並缺乏系統性和整體性。我國重點地區、重點行業和重點流域環境與健康風險評估的技術規範還沒有,使得這些領域的環境風險評估缺乏有效手段,難以解決出現的具體問題。由于基礎研究長期不足,對人體健康損害的暴露途徑、暴露生物標志物、劑量-效應關系及致病機理、有害汙染物的健康危害評價指標和風險評估模型等還缺乏系統化的研究。

三是缺少系統的環境健康風險管理法規體系。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規定要建立、健全環境與健康風險評估制度,因此,現階段建立真正符合環境管理需求的環境與健康風險管理制度、環境與健康基准和標准體系、環境汙染導致健康損害健康補償制度,以及環境健康風險信息公開制度將是重要的工作任務。

四是缺乏環境健康風險評估的專業隊伍。目前,我國環境健康風險評估的專業技術人員很少,主要分布在環保、衛生系統的科研院所和部分高校等有限單位,國家和地方環保部門都缺乏環境健康風險評估和管理的專門機構和專門人員,這些都制約了我國現階段環境健康風險評估工作的開展。

專家建議

風險評估制度建設如何著手?

目前,我國環境汙染的健康風險評估工作還是以引進國外相關理論和方法爲主,原創性研究和管理應用較少。因此,應在緊跟國際研究趨勢的同時,還需要結合我國實際狀況,開展相關的基礎、應用和管理研究,建立適合我國國情的技術與方法。

首先要加強環境健康調查。針對我國環境汙染所致的人群健康問題,需要深入開展環境與健康調查的基礎技術研究,重點開展影響人群健康的特征汙染物(重金屬、持久性有機汙染物等)的外暴露與人體內暴露聯合監測技術研究,突破環境汙染生物標志物篩選技術;研究重點地區、重點流域環境汙染與流行病學聯合調查技術,構建環境與健康聯合調查技術規範;研究環境健康調查數據統計分析和基于3S(全球衛星地位技術、遙感技術和地理信息系統技術)的環境健康數據處理信息管理技術。通過上述研究,逐步形成支撐環境與健康風險管理的相關調查與監測技術的規範和方法標准。

其次要構建符合國情的環境健康風險評估技術體系。這需要從國家層面提出技術框架,爲我國系統、全面地進行風險評估提供整體思路。同時,必須針對我國日益凸顯的新型汙染物的健康風險開展危害識別技術研究,如識別新型持久性有機汙染物的毒性效應、遷移轉化和累積性、生物有效性等。此外,還需要開展毒害汙染物劑量-效應關系研究,確立典型汙染物健康風險阈值、環境健康基准;開展暴露風險評估技術研究,構建基于我國人群特征的典型汙染物暴露模型(暴露場景、途徑、參數),形成支撐健康風險評估的暴露評估方法體系和工具包;系統開展健康風險表征技術研究,科學地確定風險表征模型,對健康風險進行准確的定量估算和評價。當前,需要對我國重點地區、流域開展健康風險評估研究,爲我國現階段環境健康風險評估提供案例和操作指導。

三要建立環境健康風險管理制度。針對當前我國環境與健康風險管理急需的政策、法規不夠健全情況,需通過對環境與健康突出問題及經濟發展、汙染排放與人群健康損害矛盾的分析,重點開展環境與健康風險預警、防治對策研究;需要應用現代化信息技術,構建環境與健康信息系統和共享平台。針對公衆日益提高的環境與健康意識,應探索性地開展環境健康損害鑒定、健康損害賠償、損害的轉移支付政策等方面的研究;開展將環境與健康風險管理納入國家環境保護日常管理體系面臨的技術難點研究,逐步完善我國環境健康管理機制。

四要加強環境健康風險評估機構和隊伍建設。我國環境健康風險評估機構和隊伍建設與發達國家相比還存在較大差距。美國環保局(EPA)負責環境健康工作的機構是其下屬的研究與發展中心,設有國家計算毒理中心、國家環境評估中心、國家暴露研究室和國家環境與健康效應研究室。EPA統領的10個區域分局也都配置有負責健康風險評價的相關部門;美國衛生服務部也設有國家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國家環境健康研究所和環境健康政策委員會等環境健康相關機構。而我國目前既沒有環境健康風險評估機構,健康風險評估專業人員也較少。因此,加強環境健康風險評估機構建設,培養科研人才和管理人才,也是加強我國環境健康風險評估工作的重要任務。

域外瞭望

美國有哪些經驗可借鑒?

美國是世界上最早提出並開展環境健康風險評估的國家之一,環境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與管理體系較爲完善,值得借鑒。

美國擁有目前較爲完善的環境健康風險評估技術工具體系,包括技術指導文件、數據庫和模型軟件等,並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不斷更新。自1983年美國國家科學院出版了《聯邦政府的風險評價:管理程序》紅皮書以來,美國環保局陸續發布了《致癌風險評價指南》、《致畸風險評價》、《化學混合物健康風險評價》、《發育毒物健康風險評價》、《暴露評價導則》、《暴露參數手冊》和《超級基金汙染場地健康風險評價指南》等一系列技術文件,涵蓋了不同毒性效應、不同汙染物的風險評價指南及其他相關方法等方面的內容。

此外,美國建立了包含大量化學物質毒理信息的數據庫,如綜合風險信息系統和風險評估信息系統、生理信息數據庫、生物標志物數據庫等,爲健康風險評估提供基礎信息。

美國環保局開發了一系列相應的模型和軟件,如適用于地下水、地表水、土壤及大氣等環境介質中各類汙染物暴露評價的“MMSOILS”模型,用于預測靶器官內暴露劑量的“PBPK”模型,用于計算基准劑量的“BMDS”軟件和對毒理數據進行分類回歸分析的“CatReg”軟件等。

除美國環保局外,美國GSI公司根據美國試驗與材料學會“基于風險的矯正行動”標准開發了RBCA(Risk-based corrective action)模型,將健康風險評估與土壤、地下水汙染治理結合起來,可實現汙染場地的風險分析和制定基于風險的土壤篩選值和修複目標值。

信息來源:中國環境網